最新网址:www.boai5.com

见秋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博爱书屋boai5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间,气氛变沉闷。

刘景浊赶快撤屏蔽吊坠剑气,免龙丘棠溪

赵坎抛枚玉佩,轻声:「龙卫密令,谁谁拿。」

刘景浊转头:「留给防备费周章?」

五龙卫刘景浊拿什令牌句话

其实,五龙卫已经六龙卫思。

赵坎:「原本打算,将五龙卫改六龙卫,撤销黄龙卫,改春夏秋冬六官。决定密卫。」

顿,赵坎继续:「拿,敢拿。炼气士,神仙老爷,。万老迈昏聩,百官,怎办?」

余恬闷声语,密令。

读书骂骂咧咧口:「病似话直?」

东西丢愿拿,吗?读书啊?直

气,余恬干脆直截口:「丑话屁。法!」

赵坎缓缓身,轻声:「,太皇太刚走,颁布方杳木叛消息。余暃跟姜柚给?」

刘景浊忽:「月打片土处置?」

刚刚始打已经打赢,估计场三

余恬赵坎口:「思呢?」

刘景浊抿口酒,轻声:「长安皇帝吗?被灭皇室代。帮候封附属王朝月境内炼气士山头,斩草除根,参与与浮屠洲交战战场掠夺东西支配。」

赵坎余恬眼,笑止。

刘景浊则色古怪。

其实书省边商议结果,比刘景浊细很

等刘景浊,赵坎主与余恬打赌,赌刘景浊书省差法。

,赵坎赌赢

余恬向刘景浊,轻声:「确比老三更适合做皇帝。」

景炀王朝打,若赶尽杀绝,候浮屠洲战场,即便闲王朝倒戈,洲妖族怕被赶尽杀绝。

边帮某被景炀王朝安抚。战场狠,打完仗段轻

即便妖,恶,决随随便便刀杀尽

刘景浊接茬儿,:「方杳木带走,至安什罪名,安吧。」

捉月台,,味错。

吃完,余恬与赵坎先走,方杳木瞬身刘景浊身边,笑问:「殿,咱候走?」

刘景浊轻声:「急,。」

迈步往铺青砖半条街,交接处,,走进便处坐南朝北

方杳木屁颠儿跑敲门,回便:「咒术,条恶龙盘绕,每夜做噩梦。压制条恶龙梦魇,许经

始炼气,条恶龙复苏,且籴粜镇几十遭梦斩恶龙壮举。」

话音刚落,门吱呀

身蓝衣,憔悴

刘景浊腰悬酒葫芦,笑:「见。」

胡潇潇点点头,微笑:「本观礼青椋山宗门。」

已经始领刘景浊与方杳木往屋

迈步走入宅极其强烈压胜克制刘景浊捉月台。,其实压住刘御空梦恶龙。

许经由东西处宅划分镇南北,牵引此方布设压胜刘御空梦境,冥冥刘御空营造独厚条件。

差,许经由打算刘御空添列,与佟泠尾,专克制刘景浊。

张桌边儿青衣婢正领男孩玩闹。

刘景浊诧异:「条蛇?」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仙侠相关阅读More+

择日飞升

宅猪

五行金仙

春绿愁红

从洪荒开始到诸天万界

退后就是向前

大周不良人

一袖乾坤

我用闲书成圣人

出走八万里

修仙就是这么科学

吃瓜子群众